脑胶质瘤治疗需要神经外科、神经影像科、放射治疗科、神经肿瘤科、病理科和神经康复科等多学科合作,遵循循证医学原则,采取个体化综合治疗,优化和规范治疗方案,以期达到最大治疗效益,尽可能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以提高生存质量。

目前,MRI增强扫描显影以其优异的软组织对比度、高空间分辨力和多平面重建能力成为临床诊断脑肿瘤的首选方法,它能够很好地判断和识别肿瘤的位置、分化程度和潜在的血脑屏障(blood-brain barrier,BBB)破坏。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如放射治疗后的肿瘤由于BBB渗漏所导致的非特异性,使MRI的应用受到制约。此时PET成像辅以特定核素示踪剂则可以准确反映肿瘤细胞的生理、生化及物质代谢等信息,协助MRI显像诊断鉴别肿瘤,对脑胶质瘤的鉴别诊断及治疗效果评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众多新型正电子显像剂的开发和应用在脑胶质瘤的诊断中展现了广阔的发展前景。PET显像能够提供肿瘤细胞代谢水平、增殖率等更多相关信息,能更早地诊断胶质瘤,使患者能在早期得到治疗,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


目前广泛使用的示踪剂为18F-氟脱氧葡萄糖(18F-FDG)。临床诊断怀疑脑胶质瘤拟行活检时,可用PET确定病变代谢活性最高的区域。与11C-MET相比,18F-FDG具有更高的信噪比和病变对比度,PET联合MRI检查比单独MRI检查更能准确界定放疗靶区。11C标记的甲硫氨酸(11C-MET)和胆碱(11C-胆碱)在脑胶质瘤PET和PET/CT检查中的术前诊断价值、疗效监测以及治疗后肿瘤复发或残存与放射性坏死或治疗后反应的鉴别和评估方面克服了18F-FDG的局限性,是18F-FDG PET和PET/CT的一个重要替代或补充。

18F-FLT是经过放射性核素标记的胸腺嘧啶的类似物,是较常见的正电子显像剂,用于评估细胞的增殖情况,它能在肿瘤治疗前、治疗中及治疗后能提供其他影像学检查和显像剂不能提供的信息。


显像剂在脑胶质瘤的应用充分展示了放射性药物的广阔应用前景,但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需要从事化学或放射化学、药学与医学工作者的共同努力。随着各种新型正电子药物的不断涌现,我们坚信,PET/CT显像剂在脑胶质瘤的临床应用方面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脑部胶质瘤诊断


脑肿瘤的诊断和治疗与影像技术(尤其是MRI)紧密相关,因为组织学确认通常不容易且风险大,导致很难实现。虽然18F-FET PET不是胶质瘤中TP的标准评估方法,但在复杂病例中18F-FET PET比常规MRI更准确。

脑部胶质瘤的放射治疗


放射性粒子植入术治疗脑胶质瘤:

放射性粒子植入治疗技术是一种将放射源直接植入肿瘤内部,通过微型放射源在肿瘤内部发出持续性的、短距离的放射性,从而使肿瘤组织得到显著的杀伤并最大限度的降低周围正常组织的损伤。目前应用脑胶质瘤的放射性粒子多采用碘125(125I)放射性粒子。


放射性粒子对不可能手术切除或部分切除的脑胶质瘤,利用放射性粒子提高局部剂量,可以改善生存期,达到改善治疗效果的目的。



使用O-(2-[18F]-Fluoroethyl)-L-Tyrosine(18F-FET)的PET肿瘤显像

——————

文献出处:

18F-FETPET imaging in differentiating glioma progression from treatment-relatedchanges – a singlecenterexperience. Journal of Nuclear Medicine, published on September 13, 2019

(A-D)45岁的胶质母细胞瘤患者,2010年进行手术切除,放疗和伊立替康化疗后, 2017年11月复查肿瘤进展。

(A)2017年10月,轴向MRI,T2(左)和对比增强的T1(右),(B)2017年11月,18F-FET PET

(C、D),2017年11月,活检,(C)组织学(HE),(D)免疫组化(IDH1_R132H,箭头指向IDH1_R132H肿瘤细胞阳性)。

(E-H)39岁胶质瘤患者于2010年8月进行大部切除,之后进行替莫唑胺化疗,质子治疗, Lomustine化疗。

(E)2017年5月, 轴向MRI,T2(左)和对比增强的T1(右),(F)2017年6月,18F-FET PET,显示肿瘤复发,

(G、H)2017年7月,切除,坏死和钙化(G箭头,HE),(H)无IDH1_R132H阳性肿瘤细胞,。

(I-K)38岁胶质母细胞瘤患者2016年4月进行了部分切除,之后进行了放化疗 。

(I)2017年2月,随访螺旋MRI,T2(左)和对比增强的T1(右),

(J)2017年4月,18F-FET PET表明肿瘤进展,

(K)2018年2月,后续MRI,T2(左)和对比度增强的T1(右)。

患有复发性少食性星形细胞瘤的患者。术前,术后和随访的矢状位片18F-FET PET(A-C)和对比增强的T1加权MRI(D-F)。术后18F-FETPET(B)被定为肿瘤的CR,但在切除腔边缘(LBRmax1.5)示踪剂摄取略有增加,这被解释为反应性改变。手术后测得的BTV从8ml增加到16ml。一年后的随访显示切除腔的下缘有复发性肿瘤。



文献出处:

Flarephenomenon in O-(2-[18F]-Fluoroethyl)-L-Tyrosine PET after resection ofgliomas. Journal of Nuclear Medicine, published on January 31, 2020

39-脱氧39-18F-氟胸苷(18F-FLT)PET肿瘤显像

——————


放射性标记的胸苷类似物39-脱氧-39-18F-氟胸苷(18F-FLT)与磷酸化胸苷激酶反应,它在细胞内直接反映了胸苷激酶活性,通常与胸苷激酶活性呈正相关。18F-FLT PET可以进行无创评估肿瘤增殖并用于监测对各种恶性肿瘤的治疗反应。作为示踪剂非常适合神经胶质瘤的研究,虽然18F-FLT不能轻易穿越完整的血脑屏障,但脑肿瘤的摄取相对较高。


Example 18F-FLT PET transaxial images for 2 different patients,acquired at 4 different time points: day 1, 1 h (A and C) and 3 h (B and D);day 2, 1 h (E and G) and 3 h (F and H).

4个不同时间点采集的2位不同患者的18F-FLTPET图像:第1天、1小时(A、C)和3小时(B、D);第2天,1小时(E、G)和3小时(F、H)。图像以普通(反)灰度显示。


文献出处:

Repeatability of 18F-FLT PET in a Multicenter Study of Patients with High-Grade Glioma. JNuclMed 2017;58:393-398